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综网的巫: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 第八百八十三章 流水之下,燃烧的天幕(两更!)

第八百八十三章 流水之下,燃烧的天幕(两更!)

与此同时,多元宇宙的某个角落

“屏住呼吸,去感受那水中之灵……”

“万物于水中注视,因而你无惧长夜……”

弗朗则跪在涓涓的流水面前,试图聆听着那万物之声。

戴在眼前的黑布封闭了他的眼耳两识,因此他能将心神交汇在心灵的深处。

渐渐的,弗朗则听见了某种清澈的呼唤。

那似是爱人卷念的耳语,又似是家人长情的呼唤。

那是万物之声吗?

弗朗则试图去靠近那份依恋。

然而下一瞬间,他眼前黑布的勐然被人掀开。

过于明亮的光芒,瞬间让他脱离了那种静谧的状态。

在陡然心生的嗔怒之后,弗朗则看清了掀开黑布的存在,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恭敬起来:

“师傅。”

而很快,弗朗则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是那些外魔?”

眼前苍老的僧侣闻言点了点头。

在那犹如树木般粗糙且充满了褶皱的脸庞上,是一双平静如水的眼眸。

“那邪神仍然试图蒙骗我们的心神……”

言语之间,老僧侣充满了一种不为人知的忧虑。

他的心神清澈如水,而此刻,却难免也产生了些许涟漪。

弗朗则见状,却是上前宽慰:

“您已经做得够好了,我们终能挫败它。”

弗朗则看向自己的师傅。

这位曾经名不出众的僧侣,在他的生命走向第八十个年头的时候。

终于因一举揭穿外神的阴谋,而为世人所诸知,更被各大教廷视为南国中坚力量。

一次又一次,在那通往万物心灵深处的门扉之前,他们抵御住了邪神无所不用其极的入侵。

老僧侣却显然没有那么乐观:

“它并非一位执拗的神祇——我总觉得,它在寻求另外的黑暗力量……”

而就在弗朗则试图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看见自己师傅的脸色陡然变得肃穆起来。

那是一种弗朗则所未曾见过的肃穆,更充斥了一种作为万物之声的聆听者所罕有的凌厉杀意。

“去告诉教宗们,是战争……”

老僧侣勐然站了起来,然后将弗朗则往前用力一推。

弗朗则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只觉得周遭光影变化。

等到恢复感知时,才发现自己已然一脸茫然地躺在了某个教会之中。

此刻,一众信徒正在进行宗教仪式。

看到突兀出现的弗朗则,众信徒顿时也不由得一愣。

而反应过来的弗朗则顿时大呼:

“战争……”

…………

…………

“你瞧,拒绝了我——只会导致更为痛苦的毁灭……”

“你将看到你的王国和民众在无可匹敌的力量面前颤栗,你将目睹你的信仰与卷念在摧毁一切的黑暗面前撕裂……”

“你将……在懊悔中痛苦……”

老僧侣盘坐在流水之上,而在他身后有漆黑的阴影浮现。

它在低语,它在陈述……

老僧侣勐然睁开双眼,却没有回头。

他平静眼眸中,似乎多了一些其他的波动:

“我以为你会出现得更早。”

“看来,你遇上麻烦了……”

老僧侣的言语,顿时引来了一阵沉默。

仿佛一条不甘心的毒蛇舔了舔獠牙后,那漆黑的阴影再次开始自顾自地出声:

“虚空会吞没你的世界,没有一点残骸余下。”

“而你……在破灭世界的精神残余里苟延残喘的凡人,还能做什么呢?”

“我之前给你允诺现在仍然有效——你还有力挽狂澜的机会。”

“活着亦或死亡,虚假亦或真实,对于存在于精神世界的你,又有什么分别?”

“对于那些无法分清一切的凡物,那是恩赐……”

老僧侣闻言反而笑了笑:

“于我而言,你确实强大。”

听到这里,老僧侣身后的阴影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下一刻,老僧侣又道:

“所幸,你没那么聪明……”

“是吗?那就让我麾下的大魔告诉你——什么叫做‘聪明’……”

漆黑的阴影似乎被老僧侣的话语所触怒,下一瞬间它径直消散。

而老僧侣则隐约间,嗅到了什么东西在燃烧的味道。

随后,难以描述的惊惧与震颤,难以明晰的鲜血与死亡,仿佛那突兀而至的阴云般,遮天蔽日地涌来!

恍忽间,那前方原本平静的流水,也陡然变成了赤红的一片!

好像刹那间,整个世界都燃烧了起来一般!

老僧侣平静的眼眸中,逐渐多了几许亮色。

他凝视着那正在不断翻涌的流水,好像有什么巨大的事物要从其中出现一般!

邪神的大魔?

老僧侣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在这方地界,他无惧一切黑暗与邪祟。

哪怕化为无灵的枯石,他亦当守住这万物的门户。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水域都开始翻滚!

那浓郁的死亡气息,让老僧侣甚至无法去相信那所对应的杀戮与业力。

然而,这却让他心头的警惕放缓了一些。

那明澈的心灵之中,万物之声予以他启示:

诸如那般的邪神,驾驭不了这样危险的存在……

即便是短暂的交互,也不会是以统御的形式存在。

于是,在老僧侣的凝视下,那流水之下一个他所未曾窥见的宏伟身影勐然浮现!

在其身后是一片燃烧的焦土,整个世界都在他宏伟的躯体之下化为通红的一片!

再没有任何言语,能够去描述对方从“虚幻”走向“真实”的凝现。

那是一种意志层面最为激烈和直观的冲击!

流水般的平静世界里,陡然有风暴喧躁而起。

骤起的狂风中,老僧侣的长袍被吹得猎猎作响。

如此,他得以看见那擎天的身影……

虽未完成目光的交汇,可老僧侣能给感觉到对方那有如实质的注目。

“您果然并非那位邪神所言,由它支配的大魔。”

在那足以令绝大多数凡物瞬间失却意识的冲击下,老僧侣缓缓开口说道。

老僧侣的言语,引来了对方的短暂沉默。

而在心灵的世界里,那骤然拉高到仿佛要令人失明的狂躁火焰,老僧侣知道,对方的意识显然并没有表现得那般平静。

“它诞生于这里?”

不多时,犹如雷霆般的声音从天穹传来。

老僧侣闻言顿时摇了摇头:

“如您一样,它从不可知的异域而来。”

“那它该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