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因缘庵 > 第二二八章 正事

第二二八章 正事

第二天,吕家的洗三,程老太师没有来,大老爷和三老爷不可以离开程家。至于说五少爷估计觉得自己要先想办法救程家,然后也没有在意洗三宴这种小事儿。

不过长公主、睿王妃、高陵郡主一块来了,宫中的德妃也出宫亲来了。

洗三原本也都是亲卷参加,不像满月酒,或者百日宴,那是可以大摆宴席的。

于是洗三,长公主、亲王妃,宫中地位最高的德妃娘娘,皇上最喜欢高陵郡主都亲到,那说明什么?她们不是客人,她们代表了娘家人。

京中众人也就知道,六娘子的靠山,从来就不是程家,相反程家要靠着六娘。有些虽说没接到帖子,但是看情形不对的,忙都派人送了厚礼来。

吕家这回的洗三宴自然也就是高规格,充满了仪式感。

大面走完了,长公主,三娘,四娘,加上实娘自是坐到六娘屋里,代表着娘家人,自是要说说娘家人的体己话。

实娘抱着宝宝轻轻的哄着,才两天,婴儿身上的红色已经退去,看着虽说有点皮包骨,但还不掩其俊俏的样貌。

“男孩子长这么好看合适吗?”实娘抱着宝宝,一脸欢喜。她是喜欢小孩子的,没看方家那三个胖娃娃最喜欢的就是她,现在他们回京,每日也是最爱和她玩。可能看惯了胖娃娃,现在看个皮包骨的有点不适应,“那个,他会胖吧?”

“当然了,不过为什么要胖?”六娘子对自己儿子还是挺满意的,任务完成,之后要不要生,就凭心意了。他们因缘庵出来的,其实最大特征就是,啥时候都不放弃自己。我自己的感觉最重要!

“我侄子侄女都胖乎乎,看着可软和了。小孩子不是胖点好玩吗?”实娘忙说道。

“谢谢,我儿子还是玉树临风比较好。”六娘子还记得方家那三个,坚决的拒绝了自己儿子长那样。

“我儿子要长成那样。”实娘想想,坚定的说道。

长公主张了一下嘴,说她不怕丑(不知羞)?好像也不对,她正怀着呢,说自己将来的孩子也不算问题。不过,长公主想到自己的孙子会是个胖子?正想拒绝呢,突然想到,田威就是个很可爱的胖子,点点头,“你爹就是个胖子,胖就胖了。”

现在实娘已经很习惯了,长公主若是说“你爹”说的就是田威,他们对方闲,就是直呼其名了。

“嗯,嗯,所以胖子比较单纯、可爱。”实娘忙点头。

三娘子和四娘子一块望天了,深深的觉得,这娃是不是不能要了?

“好好休养,做月子对女人最是要紧。”四娘子决定还是关心一下六娘子,她自己做过小月子的,这词是当初伺候她的人说的,正好能用了。主要是不想听他们讨论,小孩子要不要当胖子的问题。

“那个,不是该说点有用的吗?”三娘子觉得是不是应该和六娘子说说外头的事。

来之前,已经接了信,六娘子已经知道了程老太太生病的事,至于其它刚刚洗三时,趁人不注意,他们也问过吕显,吕显表示,这两天,六娘子啥也没问过。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她们关一块多少年,姐妹之间,一块也经历了不少事。三娘子觉得有些事,还是挑明了好。不然,六娘子闷在心里,只怕月子都做不好。

“什么正事?”果然,六娘子抬头,看向了长公主。

“行了,想问什么就问吧!”长公主坐在一边,她对小孩子没什么感觉,所以她不伸手,旁人只有抱着让她看一眼。听三娘子开了口,她还是挥了一下手,洪嬷嬷、米嬷嬷一块带着人都出去了,把内室门给关上。

“程家里出事了?”六娘子收回了笑容,这会子才显出自己的疲惫。

长公主指了实娘一下,这个她自己说。

实娘想想也是,好像也只能自己来说。

“老太太病了,前天我去看她……”实娘把自己经历的一说,除了没说吕显下毒的事,其它都说了。反正她说的都是自己经历的,说得很从容。再说从小受的训,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清了。

六娘子认真的听完,想想点点头,“程家不会下毒,他们虽说蠢,还不至于蠢成这样。是谁干的?”

“相公正在查,一些跟着老太爷的老家人都分开关在刑部,之前程家好像希望让老太太出家,这样,程家人就可以像张家一样,不用丁忧了。”实娘摇摇头。

“老太太昏迷怎么出家?”长公主和四娘子还不知道这茬,四娘子还是冲动些,忙问道。

“听说是他们家大夫人提了个醒,说圣慈禅师颇有见地,不过程家老少正议着,实娘就去了,把人接走了。管家说,他们还没议出一个结果。”三娘子听皇帝当闲话说给老太后时,她捡的一耳朵。

当然,老太后听完了,砸了一茶碗。

而三娘子听着也瓦凉、瓦凉的。四十年啊!在那家里四十年,没功劳还有苦劳,纵是真的啥也没干,至少还生了六娘子,为了孩子也不能这样啊?

“你也别气,他们也就只能想想,实娘做得不错,让人围了程家,直接让张谦派人查账,不查别的,就查老夫人的私产,看她是不是吃公攒私,不贤不惠,要被老太师和大老爷他们这般对待。先堵了他们的口,省得回头,泼老夫人和你一身的脏水,真的把老夫人那般送到因缘庵,程家的男人就保住了,但你怎么办?”四娘子轻轻拍拍六娘子,柔声说道。

“小心他们会说,毒是你们下的,就是为了构陷程家。”六娘子这会倒真没气,早就气完了,这会子,就怕连累实娘了。

“嗯,五少已经在我家说过了,吕显把他斥了回去。”实娘满不在乎。

“你怎么没说?”长公主气到了。

“没什么可说的,原本我去程家就是意外。老太太那般,就已经足够证明程家不仁、不孝,我干嘛要下毒?下毒对我有什么好处?程家的家产又不会给我?再说了,我回府时,御医都到家了,是他们告诉我,老太太中毒了,五少若是觉得有人在老太太出了程家被下毒的,那么也只能是御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