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武侠:开局复制易筋经 > 一百一十 走镖原城

一百一十 走镖原城

在黄河北岸通往原城的官道上,几辆骡车正在行进着。

车架上装着满当当的货物,侧面各插着几个旗子,上书长兴镖局四个大字。

韩智镖头骑着高马走在前面,旁边两个镖局的伙计也跟在后面。这个韩智镖头之前和陈然一起往开封走镖,直在那边呆了一个多月,后来跟着东家陈大保回来,此时又胖了一圈,脸上也比之前更加圆润了。

现在的长兴镖局,确实比以前更加养人了。

以往走镖,最多也就给镖头一匹马,其他人都是驴子或者骡子。

但是现在阔气了不少,三个人分乘三匹高头大马,走路时连胸膛都挺得更高了些。

其中一个伙计余老三跟韩智聊天道:“韩镖头,您之前跟着东家走镖的时候,有走过这条路吗?”

韩智摇摇头,一边抽着旱烟,一边说道:“黄河北岸咱长兴镖局是从来不做的,我这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山头林立,匪盗丛生,离那太行上又极近,谁没事儿来这里触霉头?也就是当年飞马镖局跟太行山的巨盗们交情好,左近山头卖他们的面子,他们常走这条路。后来飞马镖局散了之后,很少有镖局敢来了。”

旁边的伙计刘老肥听到这话,说出了自己的担忧道:“那东家让我们来走这趟镖,不是要我们的命么。”

韩智瞥了他一眼,骂道:“娘的,你既然这么害怕,出发的时候缩回去不就行了?”

“那不是东家给的钱多嘛。”刘老肥道。

“那既然要钱不要命,就闭上你的鸟嘴吧,休得抱怨。”韩智嗔道。

“是,是。”刘老肥连连赔笑。

韩智磕了磕烟锅,又装了一些烟丝,在马上熟练地点燃,又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东家是个厚道人,岂能让咱们来送死?他既然接下了这个活,心中那便是有把握的。毕竟少东家的归一派不救在这黄河北岸?有他罩着,你们还有什么屁话讲。”

“韩镖头,您说咱少东家就真的那么厉害吗?”刘老肥再次问道。

韩智想起了他之前和陈然走镖之时,陈然在青龙山对青龙寨的土匪头子张龙那突然的一刀。当时张龙脖颈上喷出的血,韩智到现在仍然是记忆深刻。

他出神了一会儿,叹道:“我不知道少东家到底有多厉害,但是你放心,有少东家在,在这黄河北岸走镖便不用怕了。”

“是。”余老三点头道:“我就不害怕。听说现在少东家早已是出息了,一口大刀使得是出神入化。柳镖头前些日子去玉阳山帮东家送信,亲眼看到那王屋派的掌门人对咱们少东家点头哈腰的,巴结得很。”

刘老肥有些不信,疑惑道:“别是看错了吧。那王屋派可是这左近的大派,听说还有皇家道场,比那少林寺都不遑多让嘞。”

“哎呀,你懂个屁!”韩镖头再次不耐烦地说道:“少林寺能是王屋派能比的?我可去过少林寺,那派头,天下没第二个门派能及得上。”

随即,他又说道:“不过那王屋派也不是好相与的,他那掌门既然对咱们少东家如此客气。说明咱们少东家在这一带也算是名声在外了。那咱们走镖还怕那些山匪个鬼?”

刘老肥咽口唾沫,说道:“有归一派在我当然不怕。只是东家临行之前交待我们,说归一派会派人来亲自护送,咱们在这官道上都走半天了,怎么他们的人还没有出现?”

韩智摇了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兴许是一会儿就到了吧。你放心,他们肯定会到的。少东家那小子再厉害,毕竟还是要听他老子的吩咐的。东家既然说了,那便一定错不了。”

“这说的也是。要不然东家拿大耳瓜子抽他!”余老三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做着抽人的动作。

三个人顿时都大笑起来。

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刘老肥开口道:“韩镖头,最近镖局里有很多人都在想着是不是要加入归一派。你说,是在咱镖局好,还是去少东家的归一派好?”

余老三也凑着话头道:“我听说归一派那些弟子们很多都得到了少东家的真传,武功境界那可是一日千里。引得好多兄弟们心里都是发痒。”

韩智扭过头,看着余老三,笑道:“你也发痒了是不是?”

“那是。”余老三拍了拍胸脯,朗声道:“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就想学一身本领,在这江湖中出人头地。”

“傻小子。”韩智哈哈一笑,道:“你以为武功是那么好学的?少东家从小便是我和东家一起教起来的。大家学的都是陈家刀法,为何只有少东家那么厉害?武道一途,是看资质的。”

“那韩镖头您看我的资质怎么样?”余老三顿时一脸期待地看着韩智。

韩智假装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捋了捋胡须,又抽了一口烟,然后直勾勾地看着他,笑而不语。

“韩老,说说嘛。”余老三催促道。

韩智又不慌不忙抽了一口烟,笑道:“我的评价只有一句:朽木不可凋也。都老成棒菜啦,还想着拜师学艺呐?”

余老三期待地眼神顿时落空,在韩智和刘老肥的笑声中,一张脸顿时憋得通红。

三个人正说笑之际,却看到前面一个少年骑着一头毛驴敢来。他的身上背着一柄大刀,显然也是个江湖中人。

眼看有江湖之人出现,三个人立刻停止说笑,防范之心顿起。

却见骑驴少年脸色黝黑,身形矫健。看到长兴镖局的旗帜后,脸色顿时变得十分恭敬,翻身下驴,拱手道:“请问,这是长兴镖局的车队吗?”

“正是,不知尊驾何人?”韩智沉声问道。

他走镖多年,在路上不管遇到的是老是少,是胖是瘦,是敌是友,都是客客气气地说话,这是他的职业习惯。

骑驴少年脸上露出微笑,报上家门道:“韩老请了,弟子名叫于阿鸿,是归一派之人。奉师命前来保护车队,平安到达原城。”

韩智听到这话,脸上顿时一脸狐疑,沉声道:“你是归一派之人?”

“正是。”

于阿鸿说着从腰中取出归一派的腰牌,递给韩智看。

韩智怀中也有一个腰牌,两相对比,确实是归一派之物。

“既如此,辛苦于小哥了。”韩智拱手道。

“不敢。”于阿鸿也恭敬地拱了拱手,重新骑上毛驴,走在了队伍的中间位置。

看着这个少年,显然年龄最多不过十六岁。韩智和余老三和刘老肥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都是暗暗滴咕。

心想这少东家陈然也太过敷衍了吧。就算不亲自来,派一个小毛孩子过来,算怎么回事儿?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到时候出了危险,是他保护车队,还是车队保护他?

韩智心中更是有气,他是长兴镖局的老人,一路拉扯着陈然长大。陈然的第一次走镖还是得他照拂的。

没想到却派了这么一个小孩儿来敷衍自己。

不过他虽然心中有气,却没有表现出来。这少年毕竟是陈然的属下,不太好在他面前发他掌门的脾气。

若是下次有机会见到陈然,一定要恨恨骂他一顿!韩智暗暗想到。

此时于阿鸿并不在意几个人的神情冷漠,主动走上前去,说道:“几位叔伯还不知道这原城附近的形势吧,弟子可代为介绍一番。”

“于小哥不必客气,请讲吧。”韩智说道。他确实对附近不太了解,听听也是好的。

“原城现在附近有五个山头。其中一个山头是本地的土匪,名叫赵二龙;还有三个是太行山巨盗那边的土匪,分别是清风寨,飞狐寨和桃花寨。另外还有一个由晋州难民组成的土匪窝名叫九里沟。我们从这里到原城,正好经过桃花山。”

说着,他详细地介绍了这些山寨的一些情况。

韩智听得心中暗暗心惊,问道:“你们是如何调查得这么清楚的?”

于阿鸿微笑道:“这弟子便不知道了。说起来,应当都是苏先生的功劳。”

韩智面有忧色,沉吟一下,道:“没想到太行山的人竟然都渗透到这里了。”

于阿鸿想了一下,说道:“最近他们的胆子很大,苏先生说可能是陕州那些起义军影响的。”

韩智又问道:“那少东家有没有告诉你,我们遇到太行山这群盗匪,要给多少过路费合适?”

于阿鸿呆了一下,说道:“这个没有说啊。他当时没说要给银子的事情。”

“那他说了什么?”韩智问道。

于阿鸿说道:“他说让我护持着,遇到拦路的,解决掉就好了。”

韩智听到这里,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问道:“遇到太行山的那些人,也解决掉?”

“是啊。”于阿鸿细细回想了下,然后点点头,道:“掌门是这么说的。”

韩智三人听到这里,顿时神情都十分惊疑,颤声道:“少东家,这是要公开得罪太行山巨盗?”

这也太夸张了吧!

韩智心中有些迷茫,要知道,太行山巨盗是天下三匪之一,在黑道上的实力之强,哪个门派不得忌惮三分?

走镖之人,一旦遇到太行山巨盗,那一定是掏钱了事,绝不会跟其起正面冲突。

而这少东家这样吩咐,这不是胡闹吗?

他问于阿鸿道:“你真觉得你能解决这些太行山巨盗吗?他们既然把这些人派来豫州,那一定都是高手。”

却见于阿鸿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解决。但是掌门既然发话,那我全力以赴就是了。”

“为了掌门的命令,命都不要啦?”韩智讶然道。

于阿鸿憨厚一笑,道:“掌门怎么说,我便怎么做咯。”

韩智摇了摇头,心想这是一个白痴,倒是不必与之多言。

要是真的遇到太行山土匪,该给多少给多少,这没得说,料想东家也不会怪自己。

又走了一会儿,突然对面又传来一声马鸣,一匹高马在官道上疾驰而来,然后在镖车的面前立定。

韩智三人看到又是一个年轻人,穿着和于阿鸿一样的装扮,顿时知道这是陈然又拍了一个年轻人过来。

不过这次这个年轻人腰佩长刀,看起来身体壮硕,星眉朗目,眼神犀利。环顾之间,颇有一股威严。

韩智心中暗喝一声采,看此人气质,一定是个世家子弟。

他翻身下马,对韩智拱手道:“尊驾可是长兴镖局的韩镖头?”

“正是,不知公子台甫。”韩智抱拳回礼。

“在下归一派司空颖,乃是陈掌门的亲传弟子,司空平之子。”司空颖回答道。

韩智听到此言,立刻也翻身下马,笑道:“原来是司空公子,幸会幸会。”

他早已听说飞鱼帮已经并入归一派。飞鱼帮的名声,在洛阳周边的镖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和长兴镖局说起来都是同行,只是一个走水上业务,一个走路上业务。

韩智对司空平之子身份十分看中,但是司空颖所引以为豪的确实自己的亲传弟子身份。

他以晚辈的身份对韩智作揖,说道:“下山之时,家师特地吩咐,一定要保护好韩捕头的安全。否则,我和于师侄便无法回山啦。”

一旁的于阿鸿说道:“师叔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韩捕头的。”

韩智听到这话,心中晒笑,十几岁的孩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还要保护自己这个老油条的安危。

当下几人汇合,一起往原城奔去。

这原城原本是豫州通往晋州的大城,也算是历史名城。但是千百年来,早已变得落寞。

此时原城的知府受养痋桉牵连,已经被压赴京城了。城里暂时由知州领事。

主官既然不再,城里顿时便乱了套。

太行山的巨盗看准机会,便开始往原城渗透。这片区域顿时变得混乱不堪,百姓苦不堪言。

在镖车行进的过程中,几人已遇到了好几拨劫道的。

不过劫道的都是一些穷苦百姓,有些原本持着刀跑出来,看到韩智等人声势惊人,又吓得逃了回去。

一路上有惊无险,终于到了一出山坳,这里距原城七十里,是桃花山的范围。

这里原本是洛阳城内达官贵人郊游的好地方,如今却已被土匪所占。

韩智看着周围的秀美山色,心中暗暗担忧。这里应当是此行最危险的所在了。

备好银两,护好少东家的这两个徒子徒孙。能全身而退,便是极好的。韩智心中暗暗祈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