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重生之我在罗马当五贤帝 > 第17幕 问明

第17幕 问明

问明棋是一种来自东方的棋。

刚铎人对于“东方”知之甚少。想要抵达所谓东方,不仅要穿越阿尔托曼,更要横跨茫茫的大荒之地。大多数刚铎人一生也没见过大荒的模样,在阿尔托曼人的叙述下,刚铎人才了解到那是一片比他们的国家大出十几倍的水草不存之地。

极大的昼夜温差以及无垠的宽广都足以让人们认为这就是世界的尽头。可东方人却有着同刚铎人一样的雄心和坚持,他们在大荒上化冰取水,建设驿站,终于在多年后穿越大荒,来到了世界彼方的另一个国家阿尔托曼。这些风尘仆仆的客人为阿尔托曼带来了许多,其中有茶叶和香料的制作方法,也有问明棋。

比起东方人的另一种棋象棋,问明棋的厮杀来得柔和的多。象棋的战斗往往体现在战术层面,小小的棋盘里走错一步就能分出胜负。而问明棋经过六代的迭代,其起初更像是双方在各自建一座城。广阔的棋盘足以让双方在不同的角落里去发展,建立补给通道与防御工事、在对方的边界试探、直至最后夺取棋盘上最后一点空间。

但相比象棋,问明棋有一种无法弥补的缺陷。

问明棋的棋盘中不存在“奇迹”。问明棋的棋子是毫无相异的黑白子,所有的战术都被数量无情倾轧。这就导致了在问明棋中后手方把子下在先手方附近搏杀会处于明显的劣势,而当分开发展的双方占满棋盘后,一点点小劣势又都会导致劣势方不断被吞并直至死亡。

所以很多情况都是两人费尽心思将棋子铺满棋盘,忽然一场小失误就决定了整场棋局的结局。于是问明棋后来逐渐被一种叫做“围棋”的棋取代了。

在问明棋盘上摆下最后一粒子的时候,约顿打了个寒战。

他抬头看看窗外的天,天幕阴沉。

看来今夜会下雪。天气已经足够冷了,今夜的雪应该不会再融化,明早的阿尔诺德将会是一片雪白。

“很适合新王登基。”约顿不禁自语。

棋盘上的白子掌握着绝对的胜势,即使处于南方的一小片黑子守势滴水不漏,但在源源不断的攻势之下也早晚会败亡。

约顿略一停顿,拂去了棋盘上的白子。

为了一个信念就去伐害自己心中的好人,这值得吗?

无论值得,这是平等的。

因为受到伐害的人也同样的具有反抗的权利。在这一点上韦塞尔人与刚铎人抱有同样的信念。海因里希教导约顿战略的目光,他不否认海因里希想培养自己的美意。但约顿是会为了信念而举剑的人,这种性格早在沃兰德身上就已表露。

约顿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的住处,便走出校舍来到外面。

他看见城市里每个点灯人的足迹,在他们身后一盏盏汽灯亮起。强烈的白光照亮了整座城市,在光芒中可见纷扬如羽的雪花正从天幕中落下。

“强光。”伏光站在约顿的一侧,但谁也看不见他,“光线越强便更利于我的能力施展。”

“十一月十五日,雪越下越大。”约顿轻声说,“这将会是一个白夜。后人会这么说……他们说约顿·韦塞尔大公在这个白夜推翻了奴隶制。”

约顿迈步向前,在薄雪上留下一串脚印。走出几步他又回头,雪地上并没有伏光的脚印。

伏光的脚印藏在约顿的脚印中。要做到这一点很难,穿着铁靴的伏光要对身体有绝对的掌控力才能不落破绽地踏在平常人的靴子印里面。

“我可以想象你踮着脚走路的滑稽样子了。”约顿张张口。

“在北国的野兽为了躲避猎人的目光会这么做。”伏光道。

“但猎人和猎物是一体的。”约顿的嘴角抽动,“你需要等到月圆之时,白雪盖地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强的战力,是吗?我将为你创造这个机会。”

“哼!”伏光冷笑,以表示自己还不需要一届普通人的帮助。

“你会需要我的帮助的。”约顿冷静地诉说计划,“我需要一个借口来让我和海因里希独处到深夜。这就需要一样很浪费时间的消遣。”

“——问明棋。”伏光称赞道,“啊,不得不说你想的还不错。”

“海因里希有他自己的棋室。”约顿说,“我会为你争取时间来锁定他的位置。到时候,只需要一击。”

“假如这一击能够改变世界,那也太值得了。”伏光不禁讪笑。

远处海因里希的府邸暴露在光芒中。从下方射出的灯光使这座府邸显得比平时高大许多,俨然如一座城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